第六十二章 治愈

帝都劫 文出其羽 3179 字 1个月前

薛少晨闻言,拍了拍宋铣肩膀道:“也罢,今日我就舍命陪君子,为你助阵,我们共去中书大人府上,与宋禹那家伙,好好斗上一斗!”

“得了吧!”宋铣轻轻挥掌拍开少晨的手,“若不是婉儿妹妹支持我,你会跟来?她要是选择帮太子,恐怕,你早就屁颠屁颠地跑去皇兄面前大献殷勤了。”

少晨脸顿时红起来,而后腆着脸嚷道:“胡说!我是那种人吗?当初在皇宫里,我与你关系可是最好的了,每次回东都还不是先来寻你。”

宋铣咧嘴笑道:“是呀,每次跟我打了声招呼,就马上去寻我那公主妹子了。只怕你今日,再见我那妹妹,又立马顾不上我了。”

薛少晨偏着头,嘴角抽搐了一下,很无奈地看着宋铣道:“你看你,又来了,我堂堂八尺男儿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说过会帮你就一定帮到底。行了!别讲这么多废话了,再晚点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东都东市靖康坊提卫府巳正

韩玉与云升、季筠、郭霆分宾客而坐,一名轮到执勤的提卫,给四人奉上香茶。

韩玉浅浅地喝了一口,然后问道:“陆副卫长,萧崇光卫长怎么不在?不会是怕我追债,躲起来了吧?”

陆云升闻言一怔:“韩姑娘,我记得上次见面,我和萧兄并未通姓名,你是如何知道我们名字的?”

韩玉笑道:“你们提卫府在办一件刺杀案,早就满城皆知,我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。不信你去街上问问,看看有没有不认识你的。”

“呵,姑娘还真风趣啊。”

陆云升被这番不知是损还是夸的话给逗乐了,郭霆和季筠也各自低头忍笑,但忽而又想起,崇光尚中毒未愈,又都脸露悲戚之色。

韩玉见三人又笑又哀,心中好生奇怪,乃问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表情?变脸吗?”

云升说道:“姑娘,萧卫长并没有躲,而是被带毒的暗器所刺,现在依然昏迷不醒。”

“中毒!他中什么毒了?”

韩玉吃了一惊,昨天还龙精虎猛与自己交手,怎么突然就受伤了,真令人难以置信。

季筠道:“是榴花宫的‘飞花针’。”

韩玉闻言,不由得一怔,紧锁眉头,突然想到了什么,慌忙摆手辩解道:“不不不,不可能,我承认曾打出暗器,可我分明记得萧卫长已经将飞针给击落了呀。而且,就算他是被我刺中了,可是我随身带的飞花针并未炼毒啊,他又怎么会中毒呢?”

陆云升被韩玉的这般模样愣了住,忽而想起昨晚崇光与其打斗的情景,才恍然大悟,继而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韩姑娘你不必紧张,他所受的伤,并非你的银针,而是······而是榴花宫的少宫主所为。”

他其实很想说,是那个榴花宫狗养的少宫主所为,可因为韩玉学的正是榴花宫的功夫,与之有同门的纽带之情,如此漫骂,必然会引起对方的怒火,产生没必要的矛盾,所以才在称呼时马上改了口。

“什么!你是说漫天师姐来东都?”

韩玉听自己的同门姐妹来到很是欣喜,但她也察觉到到另外三人的表情个个变得严肃怨恨,才强压内心的兴奋,乃轻声问道:“不知漫天师姐她什么时候来的?现在在何处?你们是又是如何与她发生冲突。”

陆云升是亲历者,于是由他开口,将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都说了一遍。

韩玉听得讶然不已,尤其是听到萧崇光一开始与花漫天斗得难解难分,更是惊异:“萧卫长的武学竟如此厉害,花师姐在榴花宫,可是除了宫主和五位护教尊者之外,武功第一人,宫主说过,即使在宫外,她也是鲜有敌手,我在她面前,顶多撑下十五招。”

而后听到花漫天暗算查看其伤势的萧崇光时,顿时黛眉一蹙道:“师姐怎么能这样!这不是耍阴招嘛。这样赢得的胜利,根本就不作数!”

陆云升继续叙说,在讲到崇光中毒甚危,花漫天并未赐解药时,韩玉再也坐不住了,“蹭”地从椅子上站起来。正色道: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
陆云升三人面面相觑,季筠看韩玉虽与花漫天同门,但听了事情发生的经过,也并没有产生敌意,便点头道:“好,姑娘随我来。”

四人出了会客大厅,径直来到医房,此时,这里除了躺在床上的萧崇光和从旁照顾的郎中外,还有其他几位被韩玉打伤的提卫也跑到医房里了,他们敷药的敷药,接骨的接骨,哀号不已,再看到韩玉也跟进来,更是惊吓得连连后退。

陆云升压低声音呵斥道:“吵什么!受了点伤就忍不了了,还像个大丈夫么?没看到萧头儿还在这儿昏迷不醒吗?”

这几名提卫立马收起声,有些实在忍不住的,就往嘴里塞棉布,用牙咬,强行挺住。

“姑娘请看。”

季筠单手摆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韩玉走上前,只见萧崇光的脸上开始发青,嘴唇发白,汗流不止,浑身瑟瑟地颤抖着。

那位被提卫府雇用、头发和胡须发白的老郎中,正不断用热水给他擦汗,并撩动火炉供暖。

“冯医师,怎么样了?”陆云升问了一句道。

那老郎中满是哀容地叹息道:“情况很不妙,萧卫长他一直发冷,无论我如何取暖,都不见起色。”

面对这种天下奇毒,他这个学医三十余年的老中医也无计可施。

韩玉一步跨上去,抓起崇光的手,轻车熟路地号起了脉,脸色顿时煞白:“不好!他脉搏由混乱转微弱,冰蟾毒只差一步就攻入主心脉了!”

话音未落,韩玉已经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羊脂瓶,从中倒出两粒纯白色、黄豆大小的药丸,并用捣药杵捣抹成粉末,放进装有热水的碗中搅拌。

她亲自端着碗,坐在床边,用嘴吹了吹升腾的蒸气,右手轻轻扶着崇光的头靠在床头,左手慢慢将碗凑到其唇边,小心翼翼地喂给崇光喝下。

待饮服后,韩玉又从瓶子里倒出两粒红色的药丸,也是研磨成粉,用纸盛着,然后毫不忌讳男女授受不亲之礼,直接解开崇光的上衣,撒在他的伤口上。

“韩姑娘,其实这种事,我们可以代劳的。”陆云升见这场面,很尴尬地说道。

“没关系,救人要紧,就不用在意诸多繁俗礼节。”韩玉头也不回地答道,“再说了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

云升见韩玉竟如此颇为大气,心中暗暗称奇,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药粉撒完,又立刻寻来绷带包扎,才替他重新披上衣服,盖好被子。

韩玉回头面向众人道:“我观萧卫长的毒将入膏肓,就用百花清露丸中白色的口服用之药磨粉,以热水泡之服用,可加快吸收,促进解毒。再用外敷的红色药丸,也倒磨成粉,涂抹伤口,原理也一样的,都是为了加快药效。再过半柱香的时间,萧卫长就会醒来,到那时,毒也差不多清理干净了,不过,他身体还很虚弱,你们还需给他吃点补益食物调理。”

季筠惊道:“百花清露丸竟然被分为两种。”

韩玉笑道:“不错,这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,只认识内服的白丸。我听师姐说过,以前有个善于飞檐走壁之术的贼人想救治同伴,于是偷入榴花宫,盗取药房中的百花清露丸,却发现竟有红、白两种,他岂知其中玄机,便只取走几粒白丸,殊不知,百花清露,内外齐通。白丸是可以清除体内毒素,但在伤口皮肤上,还暗藏余毒,若无红丸消除,过不了几日便会再次发作,当是时,毒早已暗浸肌肤,攻入五脏,白丸也无可奈何了。”

在场之人闻言,不由得暗暗咋舌。

陆云升躬身低头对韩玉叉手言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之恩,陆某没齿难忘!”

季筠、郭霆和冯医师同样躬身言谢。

“谢姑娘救我们萧头儿!”

那些受伤的提卫亦不顾疼痛、不计前嫌地向韩玉单膝而跪,叉手称谢。

韩玉被这场面看愣了,然后很不好意思地上前扶起他们道:“大家不必如此客气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乃大德之事,况且本是我师姐所为导致的,我应该救他。”

陆云升道:“姑娘休得如此说,既是同门所伤,按道理更加不会出手救治,而姑娘大义为先,亲手治疗萧兄的毒,陆某感恩戴德,将来姑娘有什么事要陆某去做,必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韩玉笑道:“陆副卫言重了。”

此时,季筠忍不住问道:“韩姑娘,看你的气质修养和衣着打扮,应该出生于富贵之家吧,但能学得榴花宫功夫,莫非是俗家弟子。”

韩玉以手轻梳鬓边秀发,说道:“自然,是我父、父亲专门与师父商量,方才答应我上山学艺。”

“我记得,当今的榴花宫宫主花飞雪性格极为执拗,固守成规,不知姑娘的父亲是如何劝动那位宫主的呢?”季筠再次抛出自己的疑问。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